火烈鸟战士小桐

FLAMINGO_TUNG

妈妈

我是黄土的新生儿
黄河地中渗出乳汁
哺育我
我称这大地为
"妈妈"

我是妈妈的孩子

妈妈抱起我走出山林
给我火把
妈妈拉着我走进平野
给我弓箭
妈妈领引我走向文明
给我思考

妈妈用雨雪锤炼我筋骨
用时间浇灌我的智慧
妈妈的脚下
有妈妈种下的各色的花
和奇异的生命

是我千万年来赖以生存的地方
我在妈妈的胸前奔跑
在妈妈的发丝间嬉戏
在妈妈的手掌上数历史的刻痕

我是妈妈最爱的孩子

我不甘于在妈妈千万年来的庇护
未更事的儿童摆弄起刀斧
断然的
砍断了同妈妈的蒂结
妈妈用种出千万花的手捂住眼
装作看不到

铺天的炮火
这废墟
这一个又一个无止境的废墟
战争的硝烟
在妈妈的眼睛前久久不散
这是我或千万个我的暴行
我的头破掉
我的魂吓得散开
曾把玩的刀枪现正架在我的脖颈上
我向妈妈哀嚎

我是妈妈最多难的孩子

后来
妈妈哀叹
妈妈抚平我的伤口
用最亲密的吻抚慰我残破的心
当我奄奄的
妈妈牵起我的手奔往未来
给我希望
妈妈种下的花都齐齐开放
向天际
向宇宙
向时间的尽头
散发幽幽又遥远的香
和平是最宝贵的馈赠
妈妈变成曙光和黎明
她最后的宁静属于自己

我是妈妈寄满最重憧憬的孩子

我的血液里奔腾着黄河
我的肤色是黄土的颜色

我是黄土的孩子
妈妈叫我:
"中华"

你ΙΙΙ

天黑的没道理
不然看见星星
就全摘下送你

让我白天在树林里探索
就能带你
晚上在河流间沐浴

偶尔我会吃时间的醋
因我永远只能爱你的灵魂
你的身体属于时间暂时不计

2020年7月13日

凌晨前走向那片无人可寻的河
刨开暴雨后松软湿润的泥
深埋过去冲突困境的喜悦
眼泪痛楚光华
和所有短暂快意
当着匆匆湍急河流的面
点燃没有意志撑起的火
咬断牙根都止不住嚎哭悲鸣
烧了少年的我便熄灭殆尽
升去的烟是曾经只言片语
灰里熠熠的是过去的心

雨又如约下起
掩盖这一晚的秘密暴行
可砸痛我身上的不是雨
是责任
成熟
惶恐的勇敢和新生的颤栗

火光

拼命奔上月球
作一束光
超越常识
无界无重力
环绕行星即兴舞蹈

在宇宙中央
自燃起火
没边没阻挡
焚烧信念生生不息
银河间最闪耀